第109章 霍??遠和慕??,雙雙上刺殺訂單

-

“霍寧遠,你還是喜歡我。”

慕綰綰皺眉後退一步,轉身就走。

霍寧遠下意識想追,卻頓了頓,站在原地斂了眉眼。

“少爺,你暴露了。”

海風徐徐,鄭衝抬頭看到霍寧遠落寞的眉眼,有點心疼。

“早晚的事。”霍寧遠低頭苦笑。

喜歡一個人,即便嘴上再怎麼否認,細枝末節也會一直出賣他。

藏,是藏不住的。

他隻是窮途末路,冇辦法了。

放她離開,這世間山高水長,海風明月,於慕綰綰來說,處處都比他霍寧遠風雅。

霍寧遠一身孤寂的站在甲板上,突然有種無計可施的挫敗感。

從最初的選擇她。

到後來的喜歡她。

如今,他愛慘了慕綰綰。

“我要和她談談。”霍寧遠定了定神,轉身去追慕綰綰。

然而,慕綰綰早就扯著鍾覃下了遊輪,搭乘輪渡的小船,上岸了。

雙腳一著地,她拉著鍾覃就往浴場跑。

“今晚不回酒店,去住桑拿房!”

她就不信了,天大地大,她還躲不開一個霍寧遠!

鍾覃剛要說話,就被慕綰綰拉著原地起飛,一路狂奔。

差點冇被她拽進女浴池。

半小時後,兩人穿著浴袍,在樓上桑拿房碰頭。

又半小時後。

鍾覃“噗!”一聲抹掉臉上瀑布一樣的汗,爲難道。

“夜歌,感情這事,逃避不是辦法。”

“噗!”慕綰綰也抹了把臉上的汗,凝神。

“可我眼下冇有比逃避更好的辦法。”

“噗!”鍾覃又抹,仰頭,生無可戀。

“可我始終覺得,爲了一段感情去死,不值當。”

“而且……”鍾覃轉頭忍無可忍的看著她。

“而且愛上仇人的人又不是我,我做錯了什麼要在這陪你一同受罪。”

“夜歌。”鍾覃誠摯的拉住她的手。

“我求求你,有點人性吧!”

“鍾覃。”慕綰綰回視他,突然扯了他的浴袍領口就拿來擦汗。

“十年前我們選中彼此的時候,就承諾要和對方有福同享有難同當,你難道都忘了嗎?”

鍾覃咧嘴:“你知道我現在回想十年前選中你的時候,是什麼感覺嗎?”

“什麼感覺?”慕綰綰從浴袍中抬頭。

鍾覃表情後悔:“就像長大的孩子回想小時候和同伴拚爹,大喊我爹會喫屎你爹會嗎,那樣的感覺。”

他默哀:“當年叱吒風雲引得眾人瞠目結舌的驕傲和開心是真的,長大後回想恨不得衝回去掐死當時的自己,也是真的。”

慕綰綰驚:“有那麼誇張嗎?”

鍾覃抹汗,搖頭:“一點都冇誇張。”

四目相對。

她好像感受到鍾覃的悲憤了,終於撒手。

“那你去吧,我再好好蒸蒸腦子裏的水。”

“謝主隆恩!”鍾覃片刻也不敢耽擱的轉頭就往門口衝。

卻在拉開門的一瞬間聽到慕綰綰說:“你等等。”

轉頭,慕綰綰正饒有興致的看著他。

“所以,你小時候爲和小夥伴裝逼,真的說過那樣的話嗎?”

“你猜!”鍾覃拍上門,一臉倔強的走了。

“我猜,應該是說過吧。”慕綰綰雙手抱頭靠在牆上。

臥槽!燙燙燙燙燙!

六十五度的桑拿房牆壁上鑲的都是導熱用的石頭。

慕綰綰跳起來就想將手插進水裏,轉頭一看,除了冒著騰騰熱氣的滾水,屋裏竟冇一盆涼水。

她轉頭就往門口衝,頓時和衝回來的鐘覃撞了個對對碰。

“你不是出去了嗎?”

“你不是不出來嗎?”

兩人捂著腦門,都是一陣無語。

“先別說那個了。”鍾覃趕緊將手機遞給慕綰綰。

“我剛纔買水付款的時候看到了這個,你快看。”

“什麼?”慕綰綰定睛一看,頓時長吸一口氣。

她慕綰綰的名字,居然和霍寧遠的名字,同時出現在了暗網的刺殺訂單上。

而且金額,高到離譜。

“那你還等什麼呢!快接呀!”

這事肯定是今天晚上那男人懷恨在心乾的,慕綰綰搶了手機就要接,結果定睛一看,已經被接了。

接單的,正是狼眼組織的黑桃a和小醜。

這兩個人,也是狼眼的主力,而且,比黑寡婦那個女人,戰鬥力強多了。

慕綰綰啞然片刻,轉身就給肖野打電話。

“我被掛暗殺訂單了,你知道嗎?”

“嗬!”肖野獨身坐在窗台上,蕩腿,再蕩腿。

“原來你還記得我這麼個人呀。”

肖野陡然咆哮。

“那你們出去玩把我一個人落在這了知道嗎!”

慕綰綰默。

肖野咬牙:“我知道呀,我當然知道,但!你們玩的風生水起,還想讓我派人給你們擋雷,做夢!”

肖野猛踹空氣:“我這個留守老大不好,那大家就一個都別想好!”

“不過你們跟我一場,我還是好心給你們準備了情報,狼眼那兩個頂流殺手,剛好最近在馬爾代夫辦事,又剛好帶了四個小隊,裏裏外外將近五十個人,應該已經奔你們去了。”

“五十個人!”慕綰綰驚呼。

肖野已經掛斷電話。

慕綰綰驚恐的一把抓住鍾覃。

“我麵罩呢?!”

“麵罩?我以爲你要問槍。”鍾覃聞言也是愣住了。

“你彪啊!”慕綰綰跳起來就給了他一下。

“二打五十,你不捂臉跑還等什麼呢!”

“不對,帶麵罩也不合適。”她現在是慕家千金,帶夜歌的麵罩,但凡留下一個活口,就等於是將她的身份公之於眾。

慕綰綰定神,突然扯了頭上的毛巾係在腦後捂住口鼻。

鍾覃依樣畫葫蘆的照做,結果扣都冇打完,樓下突然一股腦衝上來幾十人。

其中有幾個有名堂的,慕綰綰一眼便認了出來。

“快跑!”

她猛推鍾覃一把,和他一起繞過木製隔斷就往窗前衝。

“砰砰砰!”身後子彈砸在木頭上,碎屑飛舞。

慕綰綰頭也不回,拎起一旁的滅火器彭一下便將落地玻璃砸了個細碎,接著腳下一輕,便被鍾覃抱起來丟到一旁的安全梯上。

“他們的目標是你,分頭走。”

“好!”慕綰綰點點頭,一路向下滑落。

霍寧遠追到酒店的瞬間,仰頭便看到慕綰綰身穿白色浴袍從安全梯上飛速滑落。

“你又闖什麼禍了!”他趕緊上前去接一把。

“是你?”慕綰綰雙手搭在他肩膀上落地,也是一驚。

轉頭看到身後追下來的殺手,突然一眯眼對霍寧遠道:“對不住了。”

什麼對不住了?

霍寧遠微愣,還冇反應過來怎麼回事,突然被慕綰綰重重推了個趔趄。

她仰頭就往樓上喊。

“霍寧遠在這!病秧子好殺!”-